旅行的意义

我是一阵风
在世界旅行

我追寻长江大河的脚步
成为一道季风
在大河源头
那里冰川广布,牛羊满地
空气稀薄,阳光灿烂
眼见小流,谁知后成滔滔江海
这是自然的澎湃

无尽的大洋中冒着星星火焰
新生的小岛伴随烈焰破海升起
刹那
疾风骤起,沙石飞扬
天空昏暗,波涛汹涌
那是火山
是自然的力量

冰封的大陆
这是我的故乡
没有草木枯荣
只有企鹅与寒风相伴
六千尺冰盖上
是生命的奇迹
自然的倔强

荒芜的戈壁滩上,岩石遍地
千里如平地
唯见落日天边行
狂风呼啸
有力又无序
如脱缰的野马
在荒原上冲锋迂回
这就是自然的奔放

天空阴沉,雷声大作
倾盆大雨将至
裹挟着暴风来到
不管在哪里
闪电都可以照亮雨水洗礼后的绿叶
风拉住叶片不放
竭尽全力,声嘶力竭
最终
枝折树倒
自然之残酷
非人之情也

风暴渐息,天如明镜
燕莺归巢,春风晚而不迟
倒下的不意味永远屈服
站着的不代表永世风光
那断木上生出新芽
锃亮的松柏望向远方
“看,那就是轮回”

写于2021年4月 初中二年级
获首都师范大学语文报刊社《语文导报》组织的“研学实践、书香万里”专题征文中学组一等奖

游览藏区拉卜楞寺

2015年8月暑假,我跟随爸爸妈妈自驾西部14天,途中去了甘南藏区的拉卜楞寺。

寺庙中有一些小僧人,他们3岁就出家到了寺院,当问起他们的家是哪里时,他们都不说。

他们平时去大殿念经,使用的是藏文,我们是看不懂的。除了念经以外,他们也会打闹玩耍。他们甚至扔自己的僧帽玩,还在住所的门前踢足球。

一个年龄稍大的喇嘛听说我是从北京赶过来的,对我很感兴趣,破例和我照了一张相,他们规定不允许私自和游客合影的。

 

8岁时在无人区里驾驶汽车

2015年时我8岁了,在暑假里跟随父母前往中国西部的无人区,那是一个几百公里都没有人烟的地方,一眼望去都是干枯的地面,被风吹了百年千年的石粒在太阳的照耀下闪闪发光。那里没有树木,没有花草,也没有河流。

因为我在鸣沙山时想驾驶沙滩摩托,父母因为安全的考虑没有同意我去骑,当时我有些不高兴。现在到了无人区,爸爸居然同意我驾驶真正的汽车。爸爸说车是自动档的不用换档,不会存在发动机熄火的问题,而且这里几百公里都没有人行走,地势也很平坦,相对安全。

爸爸把一个靠枕垫在我的屁股底下,这样我就可以看见车前面的情况了。又将车上的车载电台打开,爸爸拿一个对讲机站在车外,妈妈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爸爸拿着对讲机就可以站在远处和车里直接对话啦,在无人区里,手机就是一个有电池的游戏机,是没有一点通讯功能的。

就这样,我在无人区里开始了我人生的第一次驾驶真正的汽车。我们全家都保证在我没有取得驾照时是绝对不允许我在道路及非无人区的场地里驾驶车辆的,因为那样是违法的,是对自己和他人生命不负责任的。

这是妈妈在车里为我拍的照片

这是爸爸在远处拍摄我驾驶车辆的画面

这个无人区是在甘肃的西部,再向西约100公里就进入了被称谓“死亡之海”的罗布泊。

下面是当时拍摄的视频,文件比较大(大约70MB)。